这里是怀春皓,如你所见,最近这两三个月我的状态可能不太好,心里难受、憋屈但是又不知道是为什么。我尽量用文字的形式吐露出我的心声,这样子我也能稍微好受那么一点点。 害,我不知道你们对“抑郁症”这个词有什么误解或者看法,曾几何时,我也是那些“看笑话”人中的一个:在小时候家里的电视机上听到过;在去年的“网抑云”事件中嘲讽过…………直到有一天,我……竟然得上了它???

其实也并不奇怪,据说现在中国约有9000万的抑郁症患者,大概就是百分之六吧,所以说这真的不是一个特别罕见的病,当然那些“已黑化”的“抑郁症”我在这里不赘述了,毕竟人人都有不愉快的时期。

我先说说我去看病和看病后的这些日子内我的变化吧。今天是2021年8月30日,我在8月16日的时候去了趟焦作市人民医院,医生诊断为“抑郁状态”。奈何我们这边可能医疗条件有限,没做量表,只是问了问。开了一盒盐酸舍曲林片(乐元)和两盒疏肝解郁胶囊。

说实话,当我和我妈看到乐元的说明书的时候,都震惊了:这真的是我见过的最长的说明书。其中,“不良反应”占了一大截。有可能是我妈也怕这种不良反应吧,她没叫我吃这个药。先是吃疏肝解郁,中药,并没有什么作用。直到8月26号,我实在是忍不住了,才吃了半片乐元,到当天晚上,我又吃了半片。截至目前,我也没有什么不良反应,偶尔有抖腿和腿麻的情况。但是无大碍。有一点我想抗议————草!这玩意可能长胖!

乐元吃了五天,感觉比原来好转那么一点点了,前几天我测的SCL-90,成绩是410分,今天是393分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可能有那么一点点躁郁(谁知道呢)

不知道我怎么回事,昨天我注册了三个小号,在某个群里面搞精神分裂,今天早上也有点情绪失控。但是相较于前一段时间来讲已经好点了。凡是都在朝着好的方向走。

我不想说我的家长对于我的这个状态的看法,毕竟……五年一代沟,同样的,那些比我更晚一点的人只会说“我emo了”,有看法上的不一是很正常的,我妈现在也让我吃乐元了,可能会好点吧。

现在想想,我挺对不起你们的:我在QQ空间里面一直发我的心情,这看起来有点像网抑云,不是吗?所以我准备以这样的长文章来倾诉下,有没有人看那是次要的,说出来总比不说好。

其实吧,我不止十次有过自杀倾向,我一直在想我死后的你们会不会更好些,同时我也一直在网上找什么跳楼割腕的,死了吧,感觉太疼,不死吧,又太难受。尽量活着。

我们开学可能在九月五号之后了,当然有好多人明天就开学了。实话实说,挺孤独的。

洋洋洒洒写了一千多个字,那今天就这样吧,希望这个事情我能坚持下来。

Last modification:August 31st, 2021 at 07:55 am
赠人玫瑰,手留余香。